安徽好人馆

安徽文明网

欢迎来到安徽好人馆官方网站

潜山县

[切换城市]

好人风向标

中国好人1

安徽好人2

潜山县好人21

许开学

入选时间:2016-06-25

来 自:安庆市

类 别:敬业奉献

中风偏瘫后,许开学仍为弹腔的发展和传承无私奉献着。为了整理誊写剧本,他用砖头压住纸张,单手誊写;装订剧本,用嘴巴咬住线头,用能活动的一只手和嘴巴的配合来完成。不顾自己年高体弱,每次排戏、演出,都亲临现场指导。省里每年补给他个人3000元的生活补助,他拿出2000元,用于班社建设。

  潜山弹腔为清代徽戏遗脉,20世纪前、中期主要流行于安庆地区各县,民间除称“弹腔”外,也称“弹戏”、“乱弹”、“老徽调”,至今有270年的历史。这一“京剧的母体艺术”曾一度被“边缘化”,逐渐淡出戏迷的视线。
  许开学,这位自小受上一辈耳濡目染与“真传”的民间弹腔艺人,在古稀之年克服中风偏瘫造成的行动不便和乡邻的不解,拖着病残的身体,凭借顽强的毅力,7年如一日一路坚持,整理剧本,组建班社,发展演员,为潜山弹腔的传承与发展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
  “不务正业”  自学弹腔
  潜山弹腔曲调悠扬、音色爽朗,早在明朝就闪耀出彩,扬名四方。自20世纪50年代新生“徽剧”作为徽戏的继替出现后,弹腔仍保持“老徽调”面貌而留存在潜山、岳西等县的偏远山区。当时,许家畈有一个弹腔班社,利用农闲,走街串巷,到处演出。农忙季节,晚间随意找一处空地,就开始鸣锣开场。
  当时是看热闹,不料一看就看出了“门道”。正在读小学的许开学每逢班社开演,几乎“场场不离穆桂英”。得益于许小初、许忠育几位老艺人的言传身教和悉心指点,许开学开始痴迷上弹腔,成了老艺人眼中的“苗子”。
  1961-1967年,弹腔班社一度“凋敝”,但劳动中的许开学仍然不忘练唱弹腔。1967-1977年,被村民推举为文艺宣传队队长,开始学习演唱弹腔,一路练下来,唱念坐打皆有板有眼,且渐入佳境。
  成年后的许开学积极组织“许家坂业余弹腔剧团”,亲自担任团长,组织人员复排弹腔大戏,在他的带领下演员结构老中青相结合,老者有60多岁,年轻仅有15、16岁,并有父子演员(如许晓初,许开化),母女演员(如王兰香、许根莲),夫妻演员(如许敬标、宋月秀)和兄弟演员(如许开杰、许开学)等。他们演出的代表性剧目有《二进宫》、《渭水河》、《三奏本》、《辕门折子》、《三堂会审》、《郭子仪上寿》、《王春娥教子》、《四郎控母》等数十余出。其中尤以“三双戏”,即《双插柳》、《双丝带》、《双救举》为特有剧目,备受欢迎。
  改革开放初期,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生活的压力是每个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尤其是许开学,13口的大家庭需要他去支撑维持。而且,那时候弹腔也一度被禁唱。但许开学仍不改初衷,钻研为数不多的几本剧本,琢磨唱腔,被村民认为是“不务正业”,但在许开学看来,弹腔是古老的戏剧艺术,不能断针断线,不能愧对祖上留下的这一珍贵的遗产。
  1983年后,五庙许家畈弹腔班社活跃起来。许开学组织弹腔剧团送戏到周边县演出。其中,《徐庶荐诸葛》等折子戏,省、地、县文化部门的领导同志前往观摩。
  随后,“打工潮”袭击这个小山村,弹腔的繁荣景象不过昙花一现。尤其随着新剧种及多元文化的冲击,加上表现形式和内容难以适应现代观众的审美要求,使弹腔这一流传三百余年历史的稀有剧种,变得鲜为人知。这让许开学深感压力,也更加激发了传承弹腔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为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二进宫》被选送参加全县文艺汇演,许开学现场导演,带头彩排了近一个月,除了吃饭时间,一门心思扑在节目上,最终“一炮打响”,荣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奖,“戏痴”的绰号也就此传开。他指导学生演出的《二进宫》在首届天柱山民俗文化节及天柱山登山节上的演出赢得了中外游客的驻足观看。
  不顾反对   组建班社
  为了繁荣弹腔,许开学一直在路上。他对弹腔的痴迷遭到家人的反对。而且组建班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演员、锣鼓、后勤一一算起来,起码得20来人,而且要添置一套行头,需要很大的一笔钱。
  上门做说客,电话里邀请,县里争取资金,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千方百计让弹腔“活”下来。
  “唱戏能当饭吃?”“该不是老糊涂了吧?”“那么拼,捞到了好处不是?”……一些流言蜚语、冷嘲热讽随之而来,许开学却一笑置之。
  为了拉人入伙,一次登门不行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为了壮大班社,电话打多了人家嫌烦,干脆把他“拉黑”,最后他借用别人的手机继续打;为了寻求上级支持,许开学天天往乡里跑,一有领导来,就拿着自己整理的剧本前去汇报……
  好事多磨。许开学说服家人不算,也打动了乡邻,队伍最终让许开学给拉了起来。虽报酬很低,但都达成了共识,把繁荣弹腔当成了一种责任。既使再忙,只要许开学一个电话,都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如今,“许家畈弹腔剧团”里,老者七十多岁,最小四十岁,父子兵、夫妻档,兄弟连,同台披挂齐上阵,拉之即来,来之能演,演之出彩。作为弹腔省级传承人,许开学不顾自己年高体弱,每次排戏、演出,他都亲自担任导演。省里每年补给他个人3000元的生活补助,但许开学为了弹腔班社的发展,从3000元生活补助中拿出2000元,用于班社建设。
  拖着残躯  倾力传承
  天有不测风云,2009年的一天,许开学突然中风,幸亏抢救及时,才保住了性命。命保住了,可也留下了后遗症,中风导致偏瘫。尽管如此,许开学仍然心系弹腔,热情不减。出院后,他一边做康复,一边还满脑子想着弹腔的事。为了回忆整理剧本,他把自己关进屋子里,由于左手不能动,誊写剧本时,他用砖头压住纸张,单手誊写;遇上用线纽装订剧本时,他只能用嘴巴咬住线头,通过右手和嘴巴的配合来完成。对正常人来说,这些事情很简单,但对于许开学,却是一项难以完成的任务。
  有时到了吃饭时间,家人喊他吃饭,经常被他一顿大骂,责怪打断了他的思路。为了早日整理出剧本,许开学不知熬了多少夜,全然不顾病残的身体。想到这里,家人们不再去打扰他了。
  克服身体不便,许开学回忆整理出《郭子仪》、《二进宫》两个剧本,只要有演出,都要亲自坚持指导排演,继承中进行创新,拿他的话说,70%继承,30%创新。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潜山县围绕弹腔艺术的起源、流布范围、传承谱系及代表性剧目等,进行发掘和研究,保护和传承这一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潜山县已设立弹腔艺术专项资金,建立了奖励机制,对演出剧目予以场次补贴,同事定期举办弹腔剧目调演,组织剧团下乡演出,让弹腔“活”在舞台上。
  2015年10月,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潜山县就弹腔传承与发展相关情况考察调研时,作出了“把地方戏演起来、忙起来、活起来、富起来,要把京剧的源头包装好,把它发扬光大”的指示。同月,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曹征海亲赴五庙许家畈弹腔班社为保护、传承、发展把脉。这让许开学深深地感到,弹腔的春天来了。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于许开学而言,对弹腔艺术的坚守与传承,无疑是“梅开二度”。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谈及今后,许开学信心满满地表示,他将在有生之年将7本弹腔大戏整理好,吸引新人,为传承弹腔发挥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