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好人馆

安徽文明网

欢迎来到安徽好人馆官方网站

石台县

[切换城市]

好人风向标

中国好人9

安徽好人6

石台县好人11

杨祥云

入选时间:2016-10-27

来 自:池州市

类 别:孝老爱亲

20多年前,一场意外事故让丈夫从此下身瘫痪,卧床不起,而这期间,杨祥云长年累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丈夫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她用最真挚的情感锲而不舍、无怨无悔地谱写出着一曲没有休止的大爱之歌。

一首没有休止符的爱歌

25年前,一场意外事故让一个风华正茂的男人从此下身瘫痪,卧床不起。25年来,一个普通女人长年累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这个男人的身旁,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这期间,这个柔弱的女人虽然经历了炼狱般的精神磨难,尝遍了生活中的苦辣辛酸,甚至在从妻子到弟媳的角色转换后,仍然用最真挚的情感锲而不舍、无怨无悔地谱写出着一曲没有休止的大爱之歌……

                             意外车祸压断家庭脊梁



    1984年,家住横渡镇的杨祥云嫁给了大演乡青联村31岁的何三兵。何三兵兄弟7人,他排行老三。结婚不久,他们的孩子出生了,这时,何三兵与妻子开始另立炉灶,过起了“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般的甜蜜生活。虽然当时他们夫妻俩住在两间简易的小屋里,但由于何三兵头脑活络,时不时做点小生意,加上杨祥云勤劳肯干,勤俭持家,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正当杨祥云沉浸在对幸福生活的无限憧憬中时,1987年,丈夫何三兵驾驶的小四轮拖拉机在运送十多米长的木料时,由于车座后面用于支撑货物铁架突然断裂,架在上面的几十根碗口粗的木料一瞬间倒塌下来,重重地压在何三兵的后背上,致使他当场失去知觉、不省人事。


    当杨祥云连夜将呼吸微弱、脸色苍白的丈夫送到皖南医学院时,医生的一纸诊断无疑像一场晴空霹雳,瞬间击碎了她所有的憧憬与希望。这一飞来横祸,使得何三兵脊椎断成两截,不但今后再也无法站立,而且腰部以下神经将逐步坏死,成为半个植物人。


    面对医生的无情“宣判”,看着正值青春年华的丈夫以后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余生,杨祥云痛不欲生、肝肠寸断。她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背着丈夫跑了一家又一家的医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但得到的却是同样的结果。看到病情没有任何起色的丈夫,杨祥云绝望了。这一年,杨祥云26岁。



                             柔弱肩膀苦撑家庭重担



    在外辗转了半年有余的何三兵被杨祥云用板车拉回了家,回到了那间低矮的小屋。看着眼前躺在病榻上的丈夫再也没有能力支撑这个曾经温馨的小家,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为她们母子遮风挡雨时,杨祥云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她想到自己一个女人,如何度过今后漫长的岁月,如何将咿呀学语的孩子抚养成人,但想得更多的是,作为妻子,该怎样竭尽自己的责任照顾好已经重度残废的丈夫。


    刚回家的那段时间,何三兵不仅腰部以下全部瘫痪,大小便失禁,而且思想上也存在沉重包袱,整日唉声叹气、愁眉不展。杨祥云没日没夜地守护在丈夫身旁,不厌其烦地为他端屎端尿,擦洗身体,并耐心地开导他、安慰他,劝他想开些。在杨祥云的细心照料下,何三兵的伤口愈合很快,三个月下来,头部和上肢的伤口已经完全康复,可以正常与人交谈甚至吃饭、喝水了。正当杨祥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由于长时间卧床,何三兵腰部以下肌肉开始溃烂并快速萎缩,臀部和大腿两侧出现许多鸡蛋大小的黑色斑块。杨祥云急坏了,东奔西走,四处求医问药。但由于肌肉逐步坏死,黑色斑块随后烂成一个又一个的“肉洞”,时时散发出刺鼻的味道。这样的病变,给杨祥云的护理带来了更大的困难,使得她每天不得不多耗费4个小时对“肉洞”进行药物治疗。每次杨祥云在给丈夫清洗这些不忍目睹的伤口时,虽然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的丈夫脸上已经看不出一点痛苦的表情,但杨祥云的心里像刀割一样难受。


    在给丈夫治病的日子里,杨祥云不仅用完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还负上了多达3万余元的沉重债务。为了维持生计,同时也为了让卧床的丈夫打发寂寞的时光,1991年,她贷款900元,在家里开了一个极其简陋的小卖部,货柜就摆在丈夫的床前,客户看中了哪样商品自己到货架上去拿,丈夫只要收钱就可以了。由于本钱太少,进货的次数非常频繁,杨祥云带着刚满3岁的儿子除了侍弄地里的庄稼外,还得隔三差五地骑着自行车往返20多公里到县城进货。有一年夏天,店里啤酒脱销,为了多挣12元钱,她连夜用自行车驮回了重达120斤的6件啤酒。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1987年到1996年的10年时间里,杨祥云始终重复着一种固定生活方式:早晨6点为丈夫按时上药———7点送孩子上学———白天到田间劳作———晚上12点之前为丈夫洗澡。这10年中,杨祥云没吃过一顿安稳饭,没睡过一夜囫囵觉。巨大的生活压力,繁重的体力劳动,让杨祥云的眼角过早地布满了密密的皱纹,头上平添了缕缕白发。



                               我会精心照顾你一辈子



    看到妻子没日没夜地辛苦劳作和日渐衰老的容颜,何三兵心里既心疼又愧疚。心疼的是这样的苦日子对杨祥云来说不知何时才是尽头;愧疚的是自己作为一个丈夫,其实从出事的那天起,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家庭上,他已没有任何能力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他曾不止一次地对杨祥云说:“我早已经是一个废人,你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守在我的身边,趁着年龄还轻,再寻一个好的男人嫁了吧。”每当听到丈夫这样的劝说,杨祥云心里确实左右为难。从她内心来说,她确实想再找一个男人,与他一起共同承担起这个苦难家庭的重担。因为仅凭她一个人这样苦撑着,不但何三兵得不到很好的照顾,而且这个家庭将永远处于贫困的境地。但反过来说,如果找的这个男人与自己的想法不一样,那么,沉疴在床何三兵今后将如何面临今后的生活?这么多年来,杨祥云之所以一直拿不定主意,其主要原因是怕找不到一个能对这个家庭负责的合适人选。


    其实,在杨祥云细心照顾何三兵的10年时间里,她所做的一切,她的所有付出,已经深深打动了一个人的内心。这个人就是何三兵的六弟何四清。出于对哥嫂的尊重,少言寡语的何四清一直没有挑明,把对杨祥云的炽热情感埋藏在心底,只是默默地承担起这个家庭所有的重体力活。而这一切,作为哥哥的何三兵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1996年,何三兵突发胆囊炎,痛得在床上直打滚,他担心自己挺不过这一关。看到日夜守护在床边杨祥云憔悴的面容,何三兵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含泪说道:“祥云,我不能再拖累你了,既然四清对你有意,你就和他重新组织家庭吧。”


    当年下半年,何三兵主动与杨祥云解除了婚姻关系。为了共同担负起照顾何三兵的担子,何四清在与杨祥云领取结婚证后,将自己的铺盖搬进了杨祥云的屋子。从此,一个特殊的家庭开始他们崭新的生活。


    2012年春天,已经56岁的何三兵仍然躺在床上,可是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落成不久的新居内宽敞明亮,彩电、冰箱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小商店的货架上整齐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虽然他的下肢已经重度萎缩,但依然精神饱满,思维清晰,谈笑风生中充满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如果没有你这么多年来无微不至的照料,我肯定活不到今天,也享受不了今天的幸福日子。”每当何三兵说这话的时候,杨祥云总是微笑着说:“虽然我们现在不是夫妻了,但我一定会精心照顾你一辈子!”